北国的家乡   不知已下过了几场雪
上海的秋开始慢悠悠地褪下最后一层斑斓
茵茵的草地透着冷色的绿
择一处偏僻   静静躺下
清凉的细草冻结胸中最后一丝燥气
天空被浓密的云遮住
努力着挤出一块嵌碧似的蓝
唯有不时落下的大片金黄和那轻巧的小雀闪过
才能打破这凝固的画卷
夜的幕悄悄拉下
没有披红洒紫的烧霞
是纯粹的夜色   纯粹的昏黑
幽幽的萨克斯不知从何处响起
如烟似雾  绵绵袅袅
眼前跳跃起灵动的音符 流动着亮金的乐章
……
喧哗闪烁的霓虹街角
形色的人群
相同的步履匆匆
难得一分宁静安和
这会成为我对魔都的别样留念。

2018.11.17于上海世纪公园寻地肤不遇

江水滔滔,浪花叠叠。
千古往事随长江奔流至大海,不再回。

《逃》

他们说
他们说鸟和花不能相拥

遇见你的那天
我便遗忘了自己的羽翼
我看着你发出第一片叶芽
我听着你每一次呼吸
还有睡熟伸展懒腰的娇滴滴

爱上你
娇红的美丽脸颊
恋上你
馋人的甘香蜜蕊
随风扭动的妖娆身子
让我迷醉

他们说
他们说鸟和花
鸟和花不能相爱

我知道
你会有今春的他
也会有来春的发芽
以及来春的他

我准备逃
我开始逃
我无法逃
我早已遗忘了那羽翼

脑海里
是你娇红的美丽脸颊
是你馋人的甘香蜜蕊
是你随风扭动的妖娆身子

(又是他们说的,鸟不是鸟,花也不是花。)
   2018.03.24补

🍃🍃🍃🍃🍃🍃🍃🍃
许久之前画的丑狐狸🙈
🌅🌅🌅🌅🌅🌅🌅🌅

微斜日光暖
海浪抚远山
行车穿疏影
白鸥共长帆

⛵⛵⛵